3年,6位警察,7下湖南凍結賬戶,僅差旅費就花去3.5萬元。這才終於幫一位電信詐騙受害者,追回1.6萬元錢款。
  “電信詐騙案件偵破難,追贓更難。這次能追回這筆錢,除了民警的鍥而不捨,更要歸功於運氣。”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民警這樣總結道。
  “對電信詐騙,主要靠防。”昨天,在採訪中,無論是民警還是被騙市民都認為,在防騙上,除了警方,銀行、電信部門都應當承擔起更多責任。
  違規操作保住1.6萬元
  1.6萬元,說多不多,說少不少。對銀行來講,滄海一粟;對做小本生意的袁阿姨來講,是想想就會心疼的周轉資金。
  2010年夏天,袁阿姨遭遇電信詐騙,把1.6萬元錢轉到了騙子的賬戶上。
  轉款後僅5分鐘,袁阿姨突然醒悟,馬上求助銀行工作人員。按規定,要凍結這筆款項,需要公安部門的法律文書。當時,工作人員在袁阿姨的苦苦懇求下,被迫違規操作,臨時凍結開戶地遠在湖南的賬戶。事後,接到報警的長寧區北新涇派出所民警辦理立案手續後,專門趕赴湖南懷化,正式將這筆錢凍結。
  3年差旅費高過被騙款
  從上海到懷化,來回超過3000公里。因為一次凍結只能生效6個月,3年裡,承辦民警每隔半年就要去一次懷化,為袁阿姨凍結嫌疑賬戶。按照規定,辦案需要2位民警,一次差旅費約5000多元,3年7次就是3.5萬多元。袁阿姨一直和承辦民警保持聯繫,關註著案情,當聽說已經花了幾萬元差旅費時,袁阿姨既吃驚又無奈。
  茫茫人海搜尋“開戶人”
  隨著時間推移,最初承辦案件的兩位民警小徐和小陸也因為工作原因離開了原來的崗位,但案件一直在“接力”。“謝永青”,這個在農業銀行開戶的名字,成了案件唯一的突破口。
  當民警根據戶籍登記地址找到謝永青的材料時,發現他全家早已離開原籍廣東,在全國各地打工,而且根據時間推斷,也基本排除了謝永青的犯罪嫌疑,很有可能是身份被人冒用。一個新的問題擺在了民警面前,找不到謝永青,就意味著無法從賬戶中取錢,反覆凍結賬戶的工作仍需繼續。茫茫人海,到哪兒去找謝永青本人呢?
  一份特別“新年禮物”
  2013年冬天,眼看又到了去湖南懷化凍結賬戶的時間,承辦民警朱斌、袁昊已經開始收拾出差的行李,一切在12月6日出現轉機。
  朱斌再一次與廣東警方溝通時,對方報喜:發現謝永青的購車記錄,他應該在珠海一帶。兩位民警立即趕赴珠海,幾經周折找到謝永青並詳述原委。得知身份被冒用,謝永青答應配合。12月9日,民警和謝永青來到湖南,在嫌疑賬戶的開戶行辦理掛失解凍手續。
  12月17日,賬戶解凍完畢。12月20日,這筆錢歷時3年終於完璧歸趙。袁阿姨激動地給派出所送來錦旗。她說,這份特別的“新年禮物”,自己會銘記一輩子。
  電信詐騙破案難追贓難
  結果並非皆大歡喜。首先,案件依然未破;其次,花在這起案件上的成本讓人感到沉重。據警方透露,在每年接報的電信詐騙案件中,能破案的只有2到3成,而能追回贓款的少之又少。前不久,上海警方破獲單筆詐騙2000萬元的特大電信詐騙案,遠赴柬埔寨摧毀了詐騙團夥,但贓款卻無法追回。
  破案值得欣喜,但對於被害人來說,最重要的是輓回損失。據警方透露,有時即使追回部分贓款,也會遇到新的問題。如一些騙子來自臺灣,根據當地法律,必須有證據證明這筆錢就是當初被騙的那一筆,講清錢流動的每一個環節,才能認定和賠付。這幾乎不可能。一位資深偵查員的話很形象:“這就像是幾杯水倒進了一缸水,很難說哪一滴水是來自哪一個杯子。”
  能否在“凍結”上下功夫
  公安部副部長楊東去年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透露,警方正在和銀行研究辦法,爭取解決追款難的問題。昨天在採訪中,袁阿姨也提出這個問題:既然追款那麼難,能不能在“不讓騙子把錢轉走”上多下點功夫。
  記者瞭解到,本案中銀行員工幫袁阿姨凍結贓款屬於違規操作。據警方透露,如果按規定操作,凍結本市賬戶一般要半天,跨省市就更不要說了。相比之下,騙子則是神速:一般到賬後5分鐘左右,騙子就能通過網銀把錢分解到數十個賬號里,再從ATM機上提走。
  據一位辦案民警介紹,美國為了應對電信詐騙,規定轉賬當事人可以對自己的轉賬行為提出異議,並立即凍結賬戶;需要承擔的法律責任由當事人承擔。這對“亡羊補牢”無疑有著巨大作用。
  警銀聯動能否在頂層設計上多下點功夫,為更多的被害人保住那筆血汗錢?新的一年,我們有所期待。
  首席記者 潘高峰  (原標題:花掉3.5萬元追回1.6萬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g12dgfrbn 的頭像
dg12dgfrbn

Eugene Pao

dg12dgfrb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