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ién es Mai Jia”——6月,在西班牙首都馬德里的街頭,這句話,就像伊比利亞半島上,夏季吹過的風,四處瀰漫。
  “誰是麥家?”——這是中文意思——這句話,連同《解密》西班牙語版的封面,被印在了海報上,掛在馬德里各大書店里,也印在了18條線路的公交車車身上,滿街流轉。
  這是6月23日,作為作家麥家西班牙、墨西哥之行的隨行記者我在馬德里街頭看到的。
  《解密》的西班牙文版出版方是普拉內塔出版集團。這是西班牙語第一大出版集團,也是全球第六大出版集團。
  普拉內塔出版集團外國文學部媒體總監瑪爾塔說,之前,普拉內塔集團旗下的出版社,出版過莫言的自傳體中篇小說《變》,餘華的長篇小說《兄弟》。“但印量基本都在幾千冊,說實話,西班牙語讀者對中國作家和文學,瞭解得很少。”
  瑪爾塔自己,在麥家的《解密》前,也沒有看過一本中國作家的作品。
  普拉內塔在西語地區有強大的媒體公關能力,每天一早,瑪爾塔就帶著麥家,開始密集接受各類採訪,報紙、雜誌、電視、廣播、網站……
  “《解密》是麥家的第一部諜戰小說,它將帶領全世界4億多西班牙語讀者進入中國的諜戰世界。” 瑪爾塔對我說,而之前,他們瞭解中國,更多地通過張藝謀的電影。
  《紅高粱》、《菊豆》、《一個都不能少》、《我的父親母親》……在採訪麥家的近20位馬德里記者中,無一例外,都表示從這些電影中,對中國有了一些或模糊或固定的印象。
  早在3月18日,《解密》英文版在21個國家和地區同步上市,打破了中國作家在海外銷售的最好成績——上市24小時,成為英國亞馬遜圖書綜合排名385位,美國亞馬遜圖書綜合排名473位。
  位於巴塞羅那的普拉內塔集團總部,在一幢掩蓋在綠色植物里的樓房裡。他們外國文學部的編輯們說,這些年中國經濟崛起,西方渴望瞭解中國,文學作品是最容易入門的途徑。
  《解密》西班牙語版的首印數達到了3萬冊。麥家在馬德里和巴塞羅那,一共接受了43次專訪。在西班牙媒體的關註點中,可以看出,他們對中國文學、中國作家,以及西方文學在中國的現狀,有很多好奇的地方。
  比如,他們會問,“中國現在接觸的外國文學多嗎?”“讀大部分中國作家的作品,是不是都得先需要瞭解中國的歷史?”
  和在馬德里、巴塞羅那一樣,在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解密》也被放在暢銷書架上,麥家也驚詫於這樣的做法。
  “這本書我已經看了一大半,很喜歡,所以我希望我們的顧客也能看看這本不一樣的中國小說。”1974年開始營業的“對話”書店,坐落在號稱西班牙最奢侈的塞拉諾大街上,書店店長卡門,把《解密》放在櫥窗里,書上放了一雙筷子,旁邊是一個調羹和一件瓷器。“我不太瞭解中國的裝飾藝術,所以就擺了這幾樣我覺得比較有中國風情的物品在書的旁邊。”
  如今,我還記得那天瑪爾塔跟我閑聊,說的一句很“正經”的話語,她說,無論是莫言獲得諾貝爾文學獎,還是麥家作品在海外的受關註,都說明瞭中國當代文學的實力。
  這一年,麥家好事連連。對於自己在國外的紅,麥家說:“讓海外對中國文學另眼相看,那麼,對中國文學,尤其是對浙江文學走出去一定是有意義的。”
  (原標題:麥家喜事)
創作者介紹

Eugene Pao

dg12dgfrb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